澳门皇冠

首页 > 媒体聚焦

湖北日报 :他用生命浇筑桥梁工程

来源:湖北日报  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16日

 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雷闯通讯员黄颖杰成实

  10月中旬,黄石的棋盘洲长江公路大桥北岸主塔成功封顶。与此同时,武穴长江公路大桥主塔15号墩施工安全度汛,两座长江大桥施工进展十分顺利,多个难点被攻克。

  “如果刘军能看到这一幕,不知道有多高兴啊。”在武穴长江大桥北塔施工现场,武穴桥公司(湖北交投鄂东南建设项目群)董事长、总经理汪西华不由得想起了为了两座大桥建设呕心沥血的战友刘军。

  9月6日,武穴桥公司副总经理、总监理工程师刘军因肺癌去世,生命定格在46岁。

  扎根工地的“螺丝钉”

  2017年8月,刘军调任到武穴桥公司。此前,他担任省交通运输厅质监局重点建设处处长。到岗第一天,刘军就直奔工地,像陀螺一样转起来。

  刘军给自己定下规矩:每天最多睡6个小时,若无重大会议,必须待在工地。看图纸、查现场、议方案……奔波于两座长江大桥之间,刘军从不喊苦叫累,经常为了一个方案、一个细节,和大伙讨论到深夜。

  主塔16号墩承台施工期间,正好赶上雨季,刘军每天冒雨在现场指导,从钢筋绑扎到混凝土浇筑,到最后的温控措施,一个细节也不放过。有一天晚上11点,刘军在武穴长江大桥北岸开会时,突然下起了大雨。他想起南岸正在进行承台混凝土浇筑,立即掏出电话询问情况。

  “绝不能掉以轻心,一旦雨大了立即停工。”每隔半小时,刘军就打电话过问一次,直到凌晨3点雨停了,他才松一口气。

  妻子经常打来电话:“你能不能少操些心,注意身体,没有你,大桥难道不建了?”平时性格温和的刘军听到后十分生气,“我是从管理部门出来的,只能干得更好。”

  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工作中去。今年3月,刘军被查出癌症后,依然坚持上班。很少人知道,白天有说有笑的他,晚上疼得辗转反侧、难以入眠。

  5月,因病情恶化,刘军返回老家荆州接受治疗。姐姐刘萍说,哪怕得知是绝症,他的心都没有离开过工作,床头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大堆书籍,有时半夜醒来,还要打开电脑查看图纸。

  直到去世前3天,刘军还在给棋盘洲长江大桥驻地监理打电话,询问项目进展情况。

  拼命三郎的“下课经”

  其实,刘军在省厅质监局时就是出了名的“拼命三郎”。该局负责监控全省高速公路的建设质量。

  2007年,被交通运输部列为“1号工程”的鄂西高速建设掀起高潮,该局计划派两名同志进驻工地,时长4年。山区条件十分艰苦,几名同志都婉拒了,找到刘军时,他二话不说,欣然答应。

  4年里,刘军翻山越岭,蹚水渡河,走遍了工程沿线。尤其在四渡河特大桥、金龙隧道等重难点工程上,一待就是20多天。

  2012年,刘军担任省交通运输厅质监局重点建设处处长后,更忙了。他带领处室5名同事,奔赴每一条在建高速公路,仔细检查每一座桥梁、隧道,最高峰时一个月跑了7000多公里。

  长期在外奔波,大伙难免有怨言,刘军在安慰中教育大家:我们是高速公路的“保护神”,使命神圣,责任重大。过几年,等高速公路修完了,咱们就要“下课”啦。

  同事们明白,如果把关不严,一旦发生重大质量安全事故,那是真要“下课”了。令人骄傲的是,刘军担任处长5年内,全省30多条在建高速公路没有发生一起重大质量安全事故。

  “不近人情”的有情人

  然而,在同学和亲戚眼中,刘军很“不近人情”。

  大学同学张世松说,毕业25年,每次同学聚会他总说没时间,不是在工地上,就是在去工地的路上。今年春节大年初一,张世松和几名同学偷偷开车来到荆州,想给他一个惊喜,没想到到了家门口,才知道刘军已经上了高速,返回项目指挥部驻地值班。

  “你就不能请半天假,大家一起坐坐?”“我怎么能带头违规呢,要不你们到棋盘洲大桥工地上来吧。”一席话,同学们顿时无语。

  亲戚也一样见不着他。2015年,一位亲戚有件小事求他帮忙,结果找了半年都没碰上面,最后在电话中聊了几句。

  妻子周美菊说,刘军的闲暇时间,都被书占用了。家中的卧室、工地上的宿舍,都摆满了各类专业书籍。每天晚上,再忙他也要抽出1个小时看书。

  “高速公路建设日新月异,新技术、新标准每年都会更新,我们不学习,如何把控质量安全?”他不但自己学,还经常组织同事学,来到武穴桥公司后,他就组织了近10次培训。

  “我们其实都没有真正怪过他。”追悼会上,20多名多年未见的同学赶来了。他们含着泪说:一个真正把精力和心思扑在工作上的人,怎么会是无情的人呢?恰恰相反,燃烧生命浇筑重点桥梁工程,是肩有担当,是胸怀大爱。